我的2023-My Disordered Life

3 个月前(已编辑)
/ ,
99
1
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3 个月前,可能部分内容已经不适用,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。

你好,这里是一个普通高中牲的年终总结(别问为什么除夕才发,问就是懒得写)

上:面临升学压力,心理问题初见端倪

在 2023 上半年,我正值初三升学的压力中。为了升入理想的高中,我不得不暂时放弃自己的兴趣爱好,全力投身到备考中,我学了大半个月的 Golang(现在忘的差不多了)也因此放弃。而在当时,越来越短的睡眠时间与越来越多的试卷,让我愈加疲惫;成好几大摞的书与试卷,似乎能把我掩埋起来;而当时接二连三的模拟考试的失利,更是让我愈加无助。而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心理问题初现端倪。

起初仅是社交敏感,过不多长时间后就开始了淡淡的间歇性的压抑感,而当时的我并未将其当回事,只是认为自己有点累,于是一有机会回到家就大睡特睡,而后继续写着成堆的试卷。于是,就这样,我让自己撑着度过了初中最后一学期。

当时我的成绩只能勉强挂一高线,我的父母坚决让我第一志愿填写一高,而我的班主任却再三劝说我填报二高,说是我有很大把握进入二高阳光班,我抱着冲一把的心态,在填报网页第一志愿选择了一高。当时私立学校来平行班招生,给我们这群“一高挂线生”专门花了两个小时洗脑,我甚至差一点就签了所谓的“报考协议”,而事实是那所学校纪律十分严格,现在想想还有点后怕。

中:升入高中,心理问题愈加严重

踏入中考考场,到彻底与中考考场说再见,一共用了不到两天时间。查分数时,屏幕中冒出的分数刚好超过一高分数线 30 分,这也就意味着我这半年的努力没有白费。领完一高通知书,按规定交完学费,我就前往了江苏无锡,在那里度过了短暂的暑假时光。

8 月 25 日,我和家长随着拥挤的人流,进入了沈丘一高的大门。面前几位志愿者指导着我按照步骤有序办完各项任务,走入教室,我们的班主任在讲台上正指挥着早到的几个同学搬桌子,我随意的选了一个座位,坐了下来。

接下来的一上午便是各种事项的安排和各科老师的自我介绍,其中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们的军训教官,他说话很风趣但又不失军人的色彩,在军训期间带领我们进行训练(虽然我的脸被晒黑好几度就是了) ,在室内时又会给我们联合其他几个教官表演节目,军训结束时很多人都与教官留了联系方式。

军训的一周过后便是紧张的高一上期学习,突如其来的九科将我压的喘不过来气,眼前的景象与初三并无二致,周围的同学大部分都在奋笔疾书,在这样的情况下,暑假时被掩盖的心理问题再次卷土重来。

心理问题卷土重来,伴随着的便是症状的愈加加重,经常自己一个人对着打开的课本发呆,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到老师上课所讲内容,压抑感也由间歇性转为持续性,胸闷,对未来失去希望,而我尝试去做之前的兴趣爱好时,又发现早已对大部分事情失去兴趣。在这样的状态下,我的成绩一路直下,直到如今的年级倒数。而我也曾经尝试向同学求助,而他们在听我说很多遍后,也只是草草安慰我几句,然后转身埋头至题海中。向我父亲求助,却只是数落我“玩手机玩的”。我就这样,撑过了高一上学期。

下:最终确诊,与遇见爱的人

小年前一天,我和刚到家的母亲,冒着大雪,乘高铁在 沈丘-周口 穿梭,前往周口精卫院,到达地点,挂号,等待叫号。见到医生,先是询问了一些日常情况,随后要求我回答三个量表,之后又分别去做了心电,脑电,CT,最后的诊断结果便是抑郁状态,开了一个月药,并要求一个月后复查。拿的药是 盐酸文拉法辛,头几天头晕,嗜睡,一周后头晕的副作用开始退却,情绪逐渐开始有稳定的迹象。

爱的人嘛......在 Nanami 的撮合下,我在小年前两天(1.31)便与 CielZero(喵喵)建立关系,建立关系的当晚我激动的没有睡觉,两个人即是_(害羞)也是病友,在我服药这几天也给了我很多鼓励与帮助。(啊贴一下祂的 Blog: https://blog.ayo.moe/

写在最后

评论区加载中...